河藻間居人

周、末、废、话、置、入、区

题目上写得什么“应当对暴力、流血、捆绑等内容进行管制”霎时间满脑子都是暴力流血捆绑(啊?),害我走了十几秒钟的神,可恶

    那时c捏着张写了好几个初中同学的电话号码的便签纸条,不时揩着她发红的鼻子,将数串一个个打出去。她坐在行李箱上,整张脸都哭的湿乎乎的。就是对分别了几个月的同学可以哭成这样?真是有人情味啊……
    记得自己也被x半威胁地打过两个电话,然而打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光是瞎说,台阶上的大蛾子、毛毛虫、独角仙……莫名其妙的,不会聊天。还想不到有哪个朋友可以让我哭成c那样。很薄情耶?哇,真不好。

    这种念白的歌都好好听伮…顺便再推一遍dust of dream。银河铁道之夜到现在都还没完整地看过!去年吧...

丸子㐃

「风软一江水,云轻九子山。」
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就觉得是句很好味的诗……
“风软一江水”的质感像是绵绵冰或者木莲冻,云轻九子山三五次都看成了“云轻丸子山”…丸子山,丸子山,丸子山…大概是白软香热的肉心白贡丸。好饿。想去便利店。

(对了听说现在的学校监听监控还戴手环监测你的睡眠情况,真的假的,恐怖。想把《我们》捞回来看看)

    时评里看到“让一个家庭失去了一个孩子!”“让一个母亲失去了一个女儿!”这样的句子,总感觉怪怪的,就是,所有人都只是称号与称号之间的关系,互相之间的附属品,不连带就什么都不是。“失去我!”总没有“让(什么什么)失去了(表示我的成分名称)!”来的有力气,有互相,所以有意义,所以你的失去会触动他人——而不是你的失去本身让人悲伤。
    你需要在意我是因为我的称号与你有连带关系,换言之你在意的是我具有的与你相关的称号,而对于我一个个体又是怎样?常见句式→“要不是你是我(的某个角色),我才懒得管你!”。举个栗子“父母”需要爱你因为你是“...

눈﹃눈

瞎摸摸。Kenny好可爱喔……

1 / 6

© 河藻間居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